" />

柯桥!中大!盛泽!三大纺织市场迎来新一轮涨价潮

2016/8/17 8:53:02      点击:
    最近的纺织行业可谓是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”的节奏。先有“天灾人祸”的棉花狂涨一通,后有“半月涨千元”的粘胶开启了跟涨之路,接下来,护航“G20”关停的涤纶厂、“反倾销”风波的腈纶版面走势都不消停,而下游还是那种“风平浪静”的模样,夹在中间的纺企的利润进一步受到了挤压。 江苏南通两家纺织巨头7月19起坯布价格上涨1~2元/米 其他纺织企业纷纷跟进,同步上涨     据河南、山东、湖北、江苏等地的棉纺织厂反映,迫于6月中旬以来国内外棉花价格大幅上涨,棉纱、坯布报价不得不较大幅度上调,虽然下游织造、服装、外贸公司强烈抵制且消化能力疲软,但为了转嫁原料成本和风险,硬性上涨成了棉纺织厂的无奈之举。     棉花高压态势持续,压的下游有点透不过气,各纺企的纯棉纱、涤棉纱等报价不得已跟着上涨,虽坯布、面料厂谈单时还会很抵触,但行情如此,用与不用,纱线价格都摆在那里,因此最近几天下游部分织布厂、面料厂等,即使销售行情不好,也已无力支撑成本大涨现状,纷纷向客户发通知。
    一、棉花:我若不涨,还有棉农种我么?
    棉花期货市场上周的表现着实精彩,7月13日郑棉主力合约CF1701瞬间冲破了16000元/吨大关,ICE期棉追随郑棉、储备棉竞拍成交价的脚步大幅上涨,7月8-13日短短四个交易日12月合约暴涨10.33美分/磅,涨幅16.03%,国内外市场共振上涨的模式开启,目前基本面为市场提供有力支撑,虽炒作热情的有所降温,但棉花库存依然处在低位的纺企仍然存在刚需,接下来的国储棉高成交率高价位成交的态势。
    作为战略储备物资,棉花有着其举足轻重的地位。随着前段时间棉花一再落价,棉农们纷纷表示再次种植的意愿不大了,种植面积也在大幅缩水,试想,如果有一天棉花一跌再跌,跌到无人种植的地步,是否对国内纺织真的是福?     目前,棉花的波动已经开始向下游传导,纱线、坯布等都有所上调,虽然总体涨幅不如棉花,下游的疏导依然桎梏,但国家的宏观调控依旧是“众人皆知”的暗手,国家自然不会让棉农都放弃种棉,那么拉涨是除了补贴之外最行之有效的手段。究竟拉涨到多少,国家才满意,这个就不是小编所能领悟到的,但国家拉涨棉花的决心是有目共睹的。国家的“饥饿营销”手段,必然会“饿死”一部分过剩的产能,但如果“饿过了”,恐怕以后想修复会难度更大。     二、粘胶:棉花上涨我也涨,棉花老大我老二。
    棉花涨了,作为棉花的一阶“后补”队员,粘胶着实跟着疯狂了起来。截止7月15日,粘胶短纤价格强势拉涨,1.5D*38mm的粘胶短纤报价执行14330元/吨,较周初13910元/吨上涨420元/吨,上涨幅度达3.02%。国内几个大的知名粘胶厂纷纷传来“涨报”,可谓是“半月升千元”。7月4-15日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粘胶短纤价格强势拉涨超千元,其涨势与同期标准级棉花现货价格不相上下。     粘胶短纤与棉花高度相关,从历史上看棉价的上涨往往能给粘胶短纤带来较强的提振。6月28日以来,郑棉期货1609合约累计涨幅达11.49%,标准级棉花现货价格涨幅达10.06%。棉花价格的大幅上涨,打开了粘胶价格上涨空间。此外,目前市场上高品质棉花供给紧缺,储备棉投放如杯水车薪,纺企购棉“蜀道难”,面临着“无米下锅”的窘境,这对提升粘胶的使用比例很有帮助。虽然不能说,粘胶的涨价全部“归功于”棉花,但是棉花着实让粘胶也搭上了这趟“涨价号”班车。     三、涤纶:大哥们先涨,我随后就来。
    经历了5月份的回落调整之后,涤纶短纤6月份在6600元/吨附近的阶段低位持续盘整。6月底至7月上旬,受聚酯大盘向好及棉花原料大涨的带动,涤纶短纤重心累计上调200元至6780元/吨。但淡季下游涤纱及涤棉坯布销售清淡,需求不足;涤纶短纤市场观望气氛浓厚,行情始终不温不火;近日国际油价及聚酯原料又呈疲弱走势;涤纶短纤反弹行情缺乏基本面的有力支撑,显得后劲不足。     但G20峰会马上就要到来了,为了实施“晴空万里”的环境指标,江浙沪地区的一些聚酯企业被限产或停产了。据悉,G20峰会期间涉及的聚酯工厂产能高达1791万吨左右,占聚酯总产能的38%左右;受此影响,8-9月份聚酯供应将明显减少。具体来看,核心区的聚酯工厂都将进入为期两周的停工范围,涉及产能达到1007万吨左右。严控区和管控区虽不会同核心区一样全部停产,但相关聚酯工厂亦将出现限产的情况。     涤纶虽然没有完全搭上“炒棉热”这波浪潮,但G20峰会也给了涤纶厂一剂强心剂。从上下游市况来看,虽然聚酯原料价格近期处在波动状态,布市上大部分面料销售量不足,但近期的这波原料减产,或将给不温不火的涤纶下半年行情加加油。     四、腈纶:我正在努力…
    7月13日,商务部发布终裁公告,最终裁定原产于日本、韩国和土耳其的进口腈纶存在倾销,国内腈纶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,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。自2016年7月14日起,决定对原产于日本、韩国和土耳其的进口腈纶征收反倾销税,税率为4.1%-16.1%。     腈纶市场目前正处于需求淡季,纺织领域刚需备货,腈纶行业整体开工下降,暂无供应压力,但此次反倾销税的推出,会对国内的腈纶市场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,但实际效果会如何,还要根据后市的市场需求以及国外腈纶的反应来看。       编后语
    也许除了棉农和投机者,没人希望棉花涨价,纱厂希望上游纤维狠狠的跌,布厂也希望上游纱线价格低点,服装厂希望布料便宜点,而消费者肯定更希望用最少的钱买到质量最好的衣物。 纺织企业迎来新一轮涨价潮     大家都是抱着上游低价、下游高价的心态,这本无可厚非,因为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维持生存乃至发展壮大。作为夹在这波行情中间的纺企们,注定是不好受的。这波的原料涨价已成趋势,纺企现在最为希望的是压力的顺利传导,保障其本身的利润。
    面对大起大落的纺织市场,没有一个企业能独善其身,应对策略也不尽相同,看空的企业是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,随用随买、调整开台。即使是看多的企业却是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,出手还羞,下单谨慎。     市场的波动势必会造就一批“英雄”,同时也会伴随着一群“烈士”,当市场上下摇晃的时候,就是大机会即将来临的时候,纺织同仁们所希望的好日子兴许“不近”,但亦不远矣,坚持住终会看到曙光,毕竟行业是不会消失的。